2016北京大学登山队卓木拉日康峰攀登活动结束,

2019-07-14 07:24 来源:未知

学生登山运动尤其需要控制风险。自2003年开始,北京大学登山队的登山活动便开始以雪山训练为目标,时隔14年,山鹰社再次选定喜马拉雅山脉的一座7000米级别山峰作为目标山峰,虽然由于当地气候的原因最终放弃了冲顶阶段,但登山队在登山过程中完成了既定的雪山训练计划,加深了对喜马拉雅地区冰川的了解程度,并最终全员安全顺利地回到拉萨。山,永远在那里,山鹰怀着对雪山的梦想,从未停止飞翔。

学生时代最美好的莫过于寒暑假期。当99%的大学生都在唱K逛街看电影欣赏国民新老公宁泽涛时,就有这样一群大学生在用一种特别的方式度过暑假。北京大学2015骆驼登山队,在7月14号至8月14号期间展开了本年度的暑期攀登计划,在6282米的海拔上度过一个特别有意义的假期。同时,CAMEL骆驼作为北大山鹰社的战略合作伙伴,也为山鹰小伙伴们提供了全套专业的骆驼户外装备支持。

右图:C2(摄影:唐元新)

卓木拉日康雪山位于喜马拉雅山脉中段北麓,海拔7034m,2013年开始才有小队伍攀登此座山峰,圣山公司于2015年组织过登山滑雪大会,这是唯一一次在此山举办的大型攀登活动。

图片 1
玛卿岗日东山脊攀登失利

攀登情况

7月29日,北大登山队12名A组队员由海拔5850m的ABC出发前往海拔6600m的C1营地扎营点。当天早上,A组分三个小组分别承担修路,运输修路物资,运输营地物资的任务。修路组最先到达海拔6550m的刃脊,开始修路,修路组在修了250m路绳之后突然感觉到整个刃脊部分的雪层向下塌陷,并且发出巨大的震动声,这是整个队伍从未遇到的情况。正是因为前几天的连续雹雪天气导致雪层的状况不稳定,修路组判断修路的保护点面临失效风险,继续在此刃脊活动或将破坏整个雪层的状态,或许会引发雪层大面积脱落,于是决定放弃修路,同时A组全员撤回海拔6450m建立C1营地。当晚和教练组讨论,认为大学生登山在于雪山体验和雪山训练,而不是盲目以登顶为目标,通过刃脊太过危险,决定放弃东山脊路线。7月30日,A组全员由C1下撤至BC,放弃冲顶。

骆驼助力圆雪山之梦

2、 气象
玉珠峰北坡C2以下路段因为一直是在冰川谷里行军,一般风力较弱,C2以上因为一直是在山脊上行军,一般风力较强;夏季的时候雨水较多,大雪过后不要急于行军,一定要等两天以后再上山,虽然冰川上总体的坡度不是很大,但是局部地形我们也观察到流雪的痕迹。

跨越千山初心不变

图片 2
东北山脊横切并下降至右侧的北坡冰川

 

鹰飞喜马拉雅

北京大学2015骆驼登山队将于8月14日抵京返校,本次阿尼玛卿主峰攀登历时30天,其中艰难无数,历尽险阻,终于以汗水和努力博得了神山的青眯,收获了全员安全登顶的完美成果。同时,此次CAMEL骆驼为山鹰小伙伴们量身定制了喜马拉雅系列骆驼冲锋衣,该系列冲锋衣产品于今年初夺得2015德国慕尼黑冲锋衣产品大奖,采用德国进口面料SYMPA-TEX新保适,具备超强的防风保暖和防水功能,并且透气性能显著。骆驼喜马拉雅冲锋衣防水系数高达16000mmH2O,透气指数高达8000g/m2/24Hr,轻松抵御攀登途中的严寒和风雪天气。在整个攀登过程中,CAMEL骆驼专业的户外装备一路为队员们保驾护航,最终成功登顶阿尼玛卿,填补了自1996年北大登山队成功登顶后的近20年空白,更新了山峰路线资料,为中国高校攀登再谱新篇。

从西大滩至大本营约7公里,步行上升约需一个半到两个小时,下撤约40分钟,卡车和吉普车可以开到大本营。青藏铁路横亘在西大滩和大本营之间。大本营位于二号冰川谷口的东侧坡地上,地形条件很好,地势平坦开阔,足可以搭建5顶军用大帐,周围没有滚石、洪水的威胁。上午和晚上可以取到非常干净的冰川融水,水流在下午两三点时变大变浑,降雪之后因为气温变低有时会断水BC离冰川末端只需约图片 340分钟就能到达。在大本营能够使用中国移动的手机与外界联系,甚至与C1和C2都可以使用手机联系。从BC能观察到C2以前的攀登路线。

2016年7月,北京大学登山队21名队员来到西藏,这是自2010年攀登卡鲁雄后时隔六年再次踏入这片雪山环绕的圣土。

集体主义一直是山鹰社传承的精神内核,绝不轻易抛弃任何一员,6日A组与B组冲顶成功的消息传出,刚刚登顶下撤至本营的先锋组老队员张中义立即带领守营组仅剩的两位新队员向C2营地进发,7日,由接应的老队员乔袭明继续带领二人成功登顶。

作者:北大山鹰 唐元新 刘炎林图片 4

该山峰可获得的山峰资料极少,北大登山队此次攀登为探索式攀登,加之学生攀登在暑假的七八月,为西藏的雨季,通常发生连续的降雪,天气恶劣,为攀登增加了极大的风险和不确定性。登山队于7月16日建立大本营(BC),之后的12天内登山队组织了多次探路活动,最终确定了东山脊路线为本次卓木拉日康峰攀登路线。

7月30日所有队员拆除路线下撤至大本营,随队的三位毕业老社员及指导教师由于工作原因提前撤离,同时兄弟社团人大自游人协会的登山队进入本营,双方互送食物增进友谊。

C1一开始设立在海拔5140米平缓雪坡上。西侧是二号冰川和三号冰川之间分界山脊,山脊下部的雪坡的坡度平均在45度左右,与营地之间以一条斜坡相连,约有200米的距离,之间没有缓冲区域,如果发生大型雪崩则雪崩前沿直接冲到C1位置,图片 5为了避免可能的雪崩危险,最后决定将营地上移100米,设在一个宽阔平坦的雪原上。海拔是5250米。

图片 6
B组 新队员冰坡修路       图/张墨含

图片 7
7月14号登山队员在北大门口启程出发

C2-5920峰 5580m-5920m 1个半至2个小时
地形描述:陡峭的刃脊和雪檐地形
难点与危险:5800米的皱褶,全程有滑坠的危险

图片 8
B组训练跨越明裂缝          图/索朗扎西

图片 9
顶峰下撤

1、 地形难度
二号冰川路线由于2002年地震的原因,现在变得具有一定的难度,主要的难度在于是C2到5920峰和5920峰到6040峰之间的路段,刃脊变得非常尖锐,坡度加大,滑坠的危险较大。另一难度在于C1以下和5880到顶峰之间的裂缝,但规模较小,变化较小。

踏着山河一步步走来

顶峰之路一个也不能少

右图2:C2至5920峰山脊路线(下撤时的情形,摄影:牟治平)

北大登山队B组的目标为雪山训练。7月27日,由4名老队员带领3名新队员组成B组(此前两名队员因个人原因提前下撤),主要任务是在东山脊路线ABC(海拔5850m)前往C1(海拔6600m)的过程中修一段较陡的冰坡,老队员带领3名新队员修了450m的路绳,之后结组上升至海拔6250m高度。29日,B组在冰川上的裂缝区进行结组行军训练并实地学习安全高效地通过裂缝区。B组结组成两个绳队跨越雪坡和滚石区前往垭口裂缝区,观察探测暗裂缝,跨越明裂缝。30日,在修好路的冰坡上有保护练习滑坠制动。下午,随A组下撤至BC。B组虽未尝试攀登,但三天的雪线经历对于新队员而言已经足够丰富,并且圆满完成原定雪山训练任务。

2015年7月20日,登山队在主峰东山脊下建立本营,经过两天的侦察,决定放弃原计划的东山脊末端碎石坡路线,改沿哈龙二号冰川行进,在海拔5200米处设立C1营地,老队员分为两组分别侦察通往山脊的可能路线,最终决定沿南侧雪槽直上东山脊垭口,路线难度较大,A、B组交替向上侦察修路,27日前方传回A组探路失败的消息,28日经老队员和教练讨论,认为路线上潜在的落石和雪崩风险不适宜继续攀登,决定全队下撤。攀登遇阻的消息传回北京,令无数人扼腕叹息,一周的奋战最终止步于山脊线下方数十米。

西大滩段的铁路已经修建完毕,喧闹的车队与人群已经撤离,这里已经有了两家诊所,登山者和游客如果出现严重的高山反应可以得到及时的救治。饭馆和旅店可以提供每顿约5-10元/人的餐食和10-20元/天的住宿。图片 10

图片 11
A组在C1的合影 图/沈文生

同一天,在路线绳末端临时突击营地接应冲顶组的登山队长皮宇丹和总装备乔袭明向上修通了至C2营地的路线,翌日清晨04:50,队长皮宇丹、后勤队长张子衿和教练龙舟带领A、B组共8人向顶峰发起冲击,分别于11:21和12:13登顶成功。这是女队长皮宇丹攀登的第四座雪山,前三次与顶峰擦肩而过,登顶的喜悦来之不易!

大本营--换鞋处 4470m-4670m 1小时40分钟
地形描述:前半段是较缓的乱石滩,后半段是30度左右的碎石坡
难点与危险:滚石

图片 12
B组结组上升至6250m       图/张墨含

本次攀登可谓历尽艰辛,是山鹰社自06年博格达峰以来面对的最高难度,攀登过程更是一波三折,始终牵动着无数人的心。8月5日上午,学校的联络人在期待与担忧之中收到了前方传回的捷报,一条微信立即传遍全国各地,由攀登队长周泽宸和青海省登协教练斌斌带领的先锋组第一批队员历经两天的阿尔卑斯式突击攀登,于2015年8月5日08:10成功登顶海拔6282米阿尼玛卿主峰玛卿岗日,终结了这座山峰近20年来无人登顶的历史。

图片 136040峰-顶峰 6040m-6178m 2个小时
地形描述:20-30度的雪坡
难点与危险:无

2015年8月7日上午09:13分,青海省果洛州阿尼玛卿雪山,2015年北京大学骆驼登山队守营组的三名队员成功登顶海拔6282米主峰,并于当晚23:00左右顺利下撤至大本营。至此,北大山鹰社的14名在校生全员登顶阿尼玛卿山主峰玛卿岗日,圆满完成了本次高难度的挑战性暑期攀登,8月10号登山队及科考队清理生活痕迹后撤营出山,本年度暑期登山科考活动完美收官。

图片 14

百折不挠另辟新路线

3、 综合难度
总的来说,玉珠峰北坡二号冰川路线从大本营到顶峰一般需要三天的行军时间,在裂缝区需要结组或者固定路线绳,涉及到冰雪坡的横切行走,有滑坠、雪崩和掉进冰裂缝的危险,有一定的技术难度,应当是一条适合初级攀登者向中级攀登者迈进的路线。

8月2日,A组老队员张中义和夏凡上至5270处与攀登队长周泽宸和教练斌斌组成4人先锋组,携带帐篷及高山食品展开阿尔卑斯式突击攀登,A组队员在其身后进行修路接应。

大本营(BC) 4470m 1个半至2个小时

东山脊攀登失利令人扼腕

C1到C2高差仅330米,两个营地之间的距离过近。造成这个结果的直接原因是对路线上雪况估计错误携带修路装备不匹配而无法修路,被迫折回较低的位置扎营。原定C2在5920峰东南侧和6040峰之间的鞍部,海拔约5800米,平措教练曾于2001年5月攀登过二号冰川,他们的C2就在上面说的鞍部,据平措描述,C1至C2需要行走五到六个小时,有一段400米的冰坡需要修路,这段冰坡位于5500-5700。所以7月23日,A组分两小组,A1组修路,A2组运输C2物资,计划当天到达C2的位置并且建立营地。A1组携带8个雪锥10个冰锥和若干路线绳,到达97年的C2位置后,再往前直到5920峰之间是长达几百米,高差近400米,陡峭异常的一道刃脊,一失足就会滑到西侧的三号冰川上。这段刃脊全被厚厚的雪层覆盖,雪锥很快就用完了,考虑结组上下多次的风险几率较大,就决定在97年的老营址的位置设立C2,依据97年的经验直接轻装冲顶。后来明白原来是因为平措所指的400米冰坡就是这段刃脊,2001年5月份的时候这段刃脊没有积雪,全程是亮冰,而我们攀登的这个季节降雪较多,图片 15全是雪层覆盖,根本不能使用冰锥。C2位置过低,虽然后来冲顶顺利,但耗时较长,如果遇到暴风雪则登顶的可能性将大打折扣。

八月伊始,剩下的14名在校生决定以雪山训练的模式继续尝试另一条东北山脊路线,队伍分为两组,由每组的4个新队员进行山脊修路任务,老队员交替先锋结组在旁边指导,由新队员完成了较简单的15个绳距后,老队员继续搞定8段裂缝区的绳距,将路线打通至海拔5800米雪坡顶部。

时间 队伍 路线差别 攀登情况
2001年5月 深圳登山队 二号营地设于5920峰顶南侧 未登顶
2000年5月 山美天地登山队 只到达一号营地 未登顶
1999年7月 北京凯图登山队 阿尔卑斯攀登,北坡上,南坡下,二号营地设于6040峰至顶峰的鞍部 登顶
1999年5月 曹峻、陈俊池 阿尔卑斯攀登,只设置了一号营地  登顶
1997年7-8月 北京大学登山队 沿二号冰川东侧,绕到一号冰川西侧,再在5580设置二号营地 登顶

图片 16
8月7日总装备乔袭明带领守营组两名新队员成功登顶

路线攀登历史简介: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优德88官方网站发布于优德88官方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2016北京大学登山队卓木拉日康峰攀登活动结束,